马化腾透露,腾讯十分之一的员工都是负责信息安全

2016-03-04 11:02:11 财经

“安全”,似乎是马化腾线上线下都特别关切的一个话题。马化腾在多个场合也强调了腾讯对互联网信息安全的关注。2011年,马化腾联合23名代表提交议案,关注互联网信息安全立法。今年他会继续就这个话题提交议案。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会议期间简短采访时,他透露,“腾讯对信息安全的投入力度非常大,全公司有两万员工,大约有两千人负责信息安全”,他说,很难估算具体每年在信息安全上的花费,但在国内互联网行业来说是最大的。

谈到明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初刻还活着DoNews继维棉之后,初刻是又一个夭折的品牌电商品牌。让我们简单认识下这家成立仅有两年的公司。2010年11月底,曾经在金山、雅虎、凡客任职的许晓辉注册了北京戈多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CEO,在服装B2C领域创业,创建初刻品牌,次年4月,初刻上线。在上线一周年后,在微博上留言称,初刻的融资情况,公开报道大多语焉不详。2011年,初刻刚上线时,许晓辉时曾经透露称,A轮不详,此后,许晓辉在多种场合都曾经暗示初刻现金流正常,但这家公司却走上了"圈地做规模"的不归之路——许晓辉在上线初接受采访时说。资本压力或者是大环境所致,许晓辉对“圈地换规模”或许有自己的无奈,去年11月,他对解释称:在一片空地上,盖一栋大楼的欲望常常会超过满足于拥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小屋子的愿望。在电子商务发展的这个时期,人人都希望自己能最先扩大规模在行业里占据最大的一块地、盖出一栋超级大楼。因为这么做的风险似乎更小,“与资本绑在一起,不容易倒掉。”但,这对“试图在个性化品牌上趟出一条路”的创业公司而言,究竟有多大的伤害?许晓辉其实很清楚,“短命的”初刻并非一无是处,在个性化品牌的探索上走出了特色,例如,1)以“慢生活”为载体,用小清新的方式包装,将产品和旅行、文化、人文结合起来,做出品牌的溢价,2)重视产品、视觉和服务的互动,增加消费者的粘性,3)还有产品的“噱头”,例如曾推出的慢跑系列的“T恤”,衣服在镜子里是正面的,所以这个世界是可以黑白颠倒的。初刻的品牌营销“武功”自然了得——许晓辉毕业自北大中文系,拥有凡客的职业经历,但是,凡客的营销烙印似乎太深了,而本质上,以基本款质胜的凡客和以个性化品牌至胜的初刻本是两条路,:许晓辉曾经这样创业一年的教训:这实际上是品牌电商的“致命伤”,初刻目前注册用户规模在30万左右。2011年下半年,初刻方面曾公开其日均订单达到数千单,客单价超过200元,之后初刻方面未对外公布新的运营数字。在电商融资的寒冬下,长不大的初刻会是最后一个案例吗?岁末将至,虎嗅为仍然奋战的品牌电商加油,

皮尤研究中心卓越新闻项目最新发布研究报告(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我们来看下里面都提到美国媒体界哪些重点信息、有哪些关键词,由腾讯科技翻译:皮尤在报告中指出,2012年美国印刷广告支出出现下滑,主要受美国国内广告支出下滑10%的影响。本地电视新闻的收视率出现了全面下滑,仅有28%的30岁以下美国居民通过类似的节目收看新闻,远远低于2006年的42%。皮尤在报告中指出,这一下滑可能是由于40%的地方新闻集中在体育和天气等非新闻项目中,而数字渠道或应用能够即时发布这些新闻。皮尤的报告显示,不仅仅是报纸,包括电视新闻、广播、杂志的受众数量在2012年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去年,《新闻周刊》发布了最后一期的印刷版刊物。皮尤认为,《时代周刊》在不远的将来可能会步《新闻周刊》的后尘。在美国的1380份日报中,约有450份正在或考虑对网络版进行收费。这也是对印刷广告营收下滑的直接答复。不过皮尤在报告中也指出,美国的报纸发行量似乎已趋于稳定。移动接入新闻也让许多人能够从更多的来源获取更多的新闻,这也是整个新闻产业另一个积极的发现。整体而言,与传统媒体相比,数字新闻频道正在不断增长。按照受众规模和参与频率计算,数字新闻已经超越了广播和印刷新闻。数字新闻很快将会取代电视,成为最主要的新闻平台。皮尤报告的亮点是2012年移动广告增长80%,达到26亿美元。Facebook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司,因为该公司直到2012年年中才推出移动广告系统。不过皮尤注意到,向移动广告的转移并未让本地新闻机构从中受益,因为全美性的广告主能够通过移动广告地理定位消费群体。

我开始思考几个问题:如影随形的五寸屏幕剥夺了我的大部分时间,我又从它身上收获了什么?如果我拿出其中的一部分时间,用来集中阅读,还能找回之前的那种全神贯注吗?答案并不乐观,科技已经把生活改变得面目全非。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阅读越来越重要,而且占用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节奏越来越快,碎片还会更多,周围的信息量正呈几何基数倍增。另外一点变化是,人们作为信息接收者的同时正加速成为信息传播者。当每个人都试图依靠传播信息获得一定的存在感时,信息爆炸了。在这种前提下,再想回到从前那种集中整块时间纸质阅读的日子已经不可能了。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追求更好的阅读体验。就我个人来讲,我希望无线阅读能在以下几方面做到极致这几年,总能听到各种各样关于“专注阅读”的怀念。但实事求是地讲,那已经过去了。追问阅读的初衷,你也会发现,碎片与否之于阅读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当你一天在三个城市、四个会议之间奔波,当你随时应付各种群消息、理财短信、朋友邀请、微博转评时,你会发现,碎片阅读不但现实而且关键。可目前来讲,并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提供相对成熟的碎片资讯,微博太碎了,各种新闻客户端又太浅了。我希望能有一些公司专注于千字左右的精品碎片,用最简明的语言把故事讲好,道理讲透。说白了,就是把那些经典的高价值的阅读套餐拆分成更容易被快节奏生活接受的单品快餐。从读者的角度,我希望单位时间获得更高的阅读回报,也就是价值浓度。从市场的角度,内容生产商必须尊重阅读环境的颠覆性改变,也许内容生产理念需要一次彻底的革新。定制内容是最近几年,内容生产商包括媒体一直在尝试的方式,无线阅读时代,更加需要。基于时间碎片化和分工精细化这两个前提,我预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读者的阅读需求应该越来越精确,越来越细分。这对任何一家内容生产商都是不小的挑战。你会发现,读者的个性化诉求越来越多,如果不能满足这种纵深的阅读诉求,内容生产商的日子不会好过。因为各种各样无孔不入的新媒体完全可以满足大部分资讯获取需求,而那个看似空间广阔的无线阅读市场也将被瓦解蚕食。在这方面,大数据分析应该能帮到不少忙。总而言之,内容生产品需要和读者走得更近。一直看到不少人在谈论硬件技术,但互联网时代,单独讨论硬件或者说阅读的载体我认为是远远不够的。今天我不讨论硬件的机会,只想谈谈作为读者,我对硬件的需求是什么。很单件,一直很大的需求就是电子书能实现在不同终端之间的兼容与切换。比如我所希望的一个场景是,下班后,当我厌倦了电视节目,我可以通过智能电视这样的大屏幕来看书;开车时,我可以通过音频来完成一部分内容的“阅读”等等。所有能想到的可供阅读的场景都将实现无缝转换与融合。未来的阅读,一定是随时随地的。这不是完成阅读的最佳方式,但却符合人类活动的常态与实际。说到底,还是读者支配阅读。自从有了新媒体尤其是社交媒体,我就开始怀疑,未来的阅读是否必须以单向的专注为主,能不能转变成信息在一部分读者之间的多向交叉传递。无论如何,阅读也是需要效率的。信息在特定范围内更快更自由的流转,一定能提升每个人对信息的接收和理解。如果未来的无线阅读仅仅停留在电子书层面,我想那只是物理层面的提升,并不能真正满足阅读习惯已经发生的颠覆性变化。有些人对电子屏幕取代纸质阅读的前景非常好,我认为这种设想过于简单了。从互联网走进生活的那一刻起,交互的重要性越来越强。即便对纸张的怀念此起彼伏,但交互依然在向着更纵深的方向发生,甚至交互将自始至终绑架阅读。同前文我所提到的“人们作为信息接收者的同时正加速成为信息传播者”相似,未来读者与作者的界限将越来越模糊,人类将在更大程度上实现信息共享、共创。我想这正是开放互联应有的意义。

关于戴尔的私有化方案,正进入尾声阶段。现在,对就是虎嗅正在发稿的现在(北京时间2月5日中午,美国时间午夜),戴尔董事会可能已就私有化方案达成最后的意见。如果顺利,戴尔方面最快将于当地时间本周二早些时候(北京时间2月5日晚或2月6日凌晨)公布最终的结果。据悉,戴尔私有化的报价为每股13.50美元至13.75美元。戴尔股价周一报收于13.27美元,市值约为230亿美元。报道称,私募公司银湖将在此交易中投入超过10亿美元,微软投入约为20亿美元。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将贡献出自己15.7%的公司持股,外加上7亿美元现金。迈克尔·戴尔的持股市值超过了36亿美元。彭博社的统计数据显示,私有化的交易,可能有助于全球第三大PC制造商戴尔在不经过公众投资人的详查下,加速恢复增长,更有效的进行竞争。该私有化交易如完成,将成为PC制造领域里自2002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当年,惠普以大约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康柏电脑。1984年,迈克尔·戴尔在德州大学的宿舍创办了戴尔公司,创办资金仅为1000美元。凭借直销模式,戴尔在PC市场异军突起。在戴尔2004年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时,戴尔公司当时已成为全球最大的PC制造商。戴尔的市值在全盛时期曾超过1000亿美元。但现在却不得不以200多亿美元的价格选择退出公众市场。科技博客写到戴尔公司与戴尔本人现在面临的一些窘迫现状。以下内容来自该篇报道:戴尔公司的前高管们回忆说,当他们与戴尔谈论到苹果的时候,他的身体通常都会紧绷起来,变得沉默寡言。自 迈克尔·戴尔重新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以来,戴尔的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超过了44%。自2008财年营收达到610亿美元之后,戴尔的营收就一直停滞不前。在截至2012年2月末的上一财年,该公司营收为620亿美元。在2012财年净利润达到35亿美元并接近历史最高值之后,该公司本财年的净利润将会出现大幅的下滑。迈克尔·戴尔长期以来一直习惯于成功。迈克尔· 戴尔当前的个人净资产约为140亿美元。他在1998年成立了MSD资本(MSD Capital LP),专门管理个人资产。在2004年至2007年未担任戴尔首席执行官期间,迈克尔·戴尔使用MSD资本在夏威夷购买了两座豪宅。他后来又购买了第三座豪宅。私有化的交易,意味着迈克尔·戴尔承认,在华尔街的注视下,想要让公司营收和利润恢复增长的难度非常大。与此同时,此交易能够确保47岁的迈克尔·戴尔对公司的控制权不变。通过对超过10位戴尔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外加上熟悉迈克尔·戴尔的人的访谈,得出的结论是迈克尔·戴尔越来越担心自己的遗产,以及公司董事会是否会把他扫地出门。迈克尔·戴尔并未透露他将把私有化后的公司带向何方。戴尔在2009年斥资39亿美元收购了技术外包公司Perot Systems,又在去年斥资24亿美元收购了软件公司Quest Software。除上述交易之外,戴尔还进行了一系列小型的并购交易,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了安全软件制造商、存储系统和其它产品。去年,戴尔成立了一个专门向企业出售软件的部门。到了2010年年底,迈克尔·戴尔很大程度上已经放弃了为消费者开发产品的努力,提倡通过新的途径成为企业用户的一站式服务提供商。这也就意味着戴尔把自己定位成了小型的IBM。虽然企业产品的利润率要高于PC,但是截至目前,戴尔企业业务的营收尚不足以弥补PC业务下滑所带来的影响。在戴尔620亿美元的年营收当中,依然有近一半来自于PC业务。在戴尔的2013财年前三季度中,PC营收同比下滑了13%。该公司整体营收同期下滑了7%。市场分析师认为,戴尔目前已拥有了转型成为一站式技术公司的大多数部件。不过戴尔必须从技术和组织上让这些部件能够协同工作。私有化的戴尔能够专注于此,并推出部分低利润率的PC业务,如向消费者零售PC的业务。曾与戴尔共事的人士表示,虽然他预计戴尔的PC业务会发生一些变化,但也预计戴尔不会关闭PC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