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有一天,汽车制造商会成为软件商……

2016-06-01 01:02:02 财经

貌似是颠倒了:一家大型玩具公司()发布了第一款平板设备;一家主流搜索引擎公司()在研发第一辆汽车。但一切都合乎情理,只要你意识到每个人都希望——或者已经——进入移动设备市场,这其中自然包括汽车公司。一个朋友最近给我展示他新买的高端运动轿车。他是不是把车子的333马力、六缸引擎和14声道降躁音响吹嘘了一番呢?真心不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是该车带有互联网连接热点功能,全车内的设备都可以连接 Wi-Fi。考虑到汽车已经成为了我们移动的办公居家之地,这一点就不足为奇了。但最大的问题是:我的朋友就不能用一台 iPad 或者维克罗上网设备(Velcro)达到同样的效果吗?他多花了几千块美金,就为了“车内信息娱乐(in-vehicle infotaiment,IVI)系统:包含后座的两个屏幕(能够播放流媒体),一个前排的屏幕(可以用作导航仪、播放 Pandora 音乐等等)。自定义导航?棒极了,但是数据马上就会失效,因为用车内的网络热点没办法给软件升级。Pandora?是不错,但是我更喜欢Mog ——和移动设备不同,我不能选择车载的应用程序:它不是一台电脑(目前还不是)。市场和科技变化这么快,谁知道我会喜欢什么设备呢。我换安卓设备的频率肯定是一年一台,但是我的车十年都不会换。汽车制造商涉足计算业务的越来越多了,由此引申出我要讨论的开放与封闭之争,在接下来几年将愈演愈烈……甚至会导致下一场操作系统大战。最近一个高端汽车厂商告诉我说,他们车载的IVI系统有大约1900种用途——“在这当中我们认为只有 3% 是我们产品独有的;其他的 97% 所有汽车品牌都一样”。让我再强调一遍:3%。这些公司真的负担这么多时间和金钱上的投入,只为了这么一点功能上的不同之处吗?就我朋友这款车型的软件来说,我不能肯定该厂商投入了多少研发资源,我打赌肯定不少。这纯粹是多余的,因为什么结果都不能和如今苹果、安卓和亚马逊三家的应用内容生态大战相比,不过是汽车行业的新“三A”格局。但是——iPad 加维克罗的方案并不能达到未来轿车系统的那种全面整合体验。因为轿车不仅仅是移动设备,它们还是移动感应网络。我朋友的汽车大概有 100 个电子控制模块(ECMs),用于引擎控制、加热、空调、灯光、声音、刹车,等等等等。每一个电子控制模块都有许多感应器,能够捕捉日光、降雨、温度、室外噪音、周围车辆和物体、油量、胎压等数据。一部轿车高度整合、互相连接的IVI系统能够使得这些感应数据发挥更大作用。想象一下:你的轿车系统能够探测到剩余的油量,计算你的平均油耗,将数据与GPS目的地比对。结果怎样?你的汽车将会告诉你,在车内的汽油用完之前要在哪一家加油站停车加油,有了互联网连接,还能给出哪一家加油站的价格最低。甚至会直接带你到那儿。iPad 加维克罗的办法甚至更好的智能手机车内连接功能都无法和这一点相比。需要太多独立的应用程序、数据输入和手动操作来达到这种效果了。可见面临的悖论:为了能够差异化竞争,汽车行业必须要互相协作。是不是和猫狗同居一样奇怪呢?不尽然。IBM 和惠普在服务器业务上有过先例。开源软件也是这样的模式:竞争者协作编写代码,要求统一的底层架构,在此基础上各有不同,互相竞争。对于汽车厂商来说,依附谷歌、英特尔和IBM这样的行业巨头是一个发展方式,也有许多其他公司已经在开源软件上投资了 100 亿美元。这些公司让开源软件负责实现轿车系统需要的连接和信息娱乐功能,汽车厂商能够通过加入功能特色来缩短差距。上个月 Linux 基金会启动了一个名为“Automotive Grade”的工作组,成员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厂商之一(丰田)、芯片厂商(英特尔)和移动设备制造商(三星),以及捷豹路虎、尼桑、哈曼、NEC、Nvidia和Denso。现在丰田走出自己的生态系统,与竞争对手合作,我认为这是开放路线上一个意义深刻的举措。我们知道,丰田已经和在许多供应商合作,研发世界上最复杂即时(just-in-time)制造系统:丰田制造系统(Toyota Production System),顺便说一句,该系统的设计灵感来源于精益创业方法(lean startups)。我要说这个例子表明,汽车行业是懂得如何进行标准化,懂得如何协作的。问题是,一方面需要协作,还要推出品牌特色的信息娱乐体验给顾客,汽车行业需要平衡这两者的关系。通讯行业是一个传统上很封闭的行业,在 2000 年初成立了类似的工作组,最终取代了以前的机构:Linux如今是电信领域操作系统的霸主。这一行业和汽车业很像,需要软件实时运行中 99.9999% 的时间内保持稳定可靠。而不是要更高性能,别管史蒂夫•乔布斯。(请不要总是重复苹果的例外,有比你意料中还要多的开源软件存在。)传统上封闭的行业逐渐走向开放需要时间。举个例子,如果汽车厂商不允许用户修改源代码怎么办?人们改装汽车有几年时间了(加大马力、涡轮增压、液压系统),执法机构也对“街头法律()”做出了回应。当入侵软件会造成意想不到灾难性的后果时,我们怎么能入侵汽车呢?类似于安卓修改社区提供的 CyanogenMod ,我们需要“可入侵”分发版本的汽车吗?如果恶意软件被黑客植入汽车源代码怎么办?当我们坐在一辆由其他人控制的四轮杀人机器里面,安全方面的隐患就变得至关重要,即使是这辆车由机器在驾驶。就像现在,一辆汽车就像一个岛。但也有可能是一个孤岛。开源软件能够把不同的岛联接起来。想象一下汽车厂商、零件供应商、开发者、汽车调校者和顾客一起合作的情景,它们合力解决安全问题、制定新产品细节、设计生产终极移动设备……林林总总。

某次在一场创业座谈会上,有位与谈的教授在抱怨他的创业经验里面,有被创投“用完即丢”惨痛结局,好不容易带着团队把产品开发出来,这位教授却被董事会强硬的排挤出管理团队。过了一会,麦克风传到北一女、台大电机毕业后,在加州柏克莱取得博士学位,而后任教于史丹佛,接着创办了 Atheros Communications,并且带领该公司在 2004 年成功上市的孟怀萦女士,她一开口却是说:如果你好奇为什么这两位创业者的创投经验会有这么明显的对比,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因为他们的创投,不是同一家创投。事实上,每一家创投,都不是一样的创投。孟教授接着讲了她的募资故事,她说在 Atheros 团队决定要创业之后,他们前前后后见了超过 30 家创投。每个会议一坐下来,她噼头就说,我的公司五年内不可能赚钱,如果你们在找的是很快就有报酬的投资机会,那我可以马上离开,不用浪费大家的时间。一定要确认了对方可以接受这样的时程后,她接着才要开始介绍 Atheros 团队想要做的事情,然后让创投问她问题。而更重要的,在这些会议当中,除了创投问她问题,她也在问创投问题,因为 Atheors 团队知道,他们在找的不是资金,不只是资金,他们在找的是真正能够帮助他们的投资人。而这件事情,其实就是大多初次募资者,最容易犯错的地方。他们往往误以为创投跟银行提款机差不多,基本上只要能够最快拿到钱,跟谁拿都一样。但事实上,跟谁拿的钱,其实才是最大的不同,因为当你跟某家创投拿了钱的那天开始,这家创投从此就成了你的股东。在大多数的国家,股东才是公司的实际“拥有者”,而经营团队只是受股东委託的“经理人”。所以对于公司的未来,团队有对股东负起最大责任的义务,而股东也有要求团队做得更好的最大权力,这个权力永远有效,直到他们不再是这家公司股东的那天,才会停止。也就是说,当你跟某家创投拿钱的那天开始,双方的人生从此就绑在一起,少则几年,长则数十年,在这个过程中,你必须要对这位股东的权益负起全部的责任。听起来跟另外一件事情很像?没错,这其实就是一场“婚姻”。如果你要取一个老婆,然后你的态度是谁能够最快给我 3,000 万嫁妆,我就取她,试问,这场婚姻有多大的可能会幸福?当然是微乎其微。选创投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在谈到创业计画、投资金额等啦哩啦砸的细节之前,你必须要先确定的第一件事情,其实是“我喜不喜欢这个人”、“他有没有赢得我的尊敬”,甚至是“我能不能跟他一起工作”等,这些人跟人之间最最基本的问题。所以你必须要跟很多很多创投聊,而且要聊很多很多次 — 相信我,这绝对不是浪费时间,因为好的投资人能够带来无限大的贡献,而烂的投资人会把你的公司带到地狱火坑里面。接着,你会开始发现其中有一些投资人是你比较喜欢的,这时候,在步入礼堂前,你要进一步从其他的角度了解他们。好消息是创投採的是多夫多妻制,所以要多了解一个投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跟他们过去投资过的团队们聊聊。从那边,你将可以筛选出几个最值得邀请成为股东的创投,这时候,才是你使出浑身解数,想办法把这些人绑进你股东名单的时候。就像每个创业团队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样,每个创投的投资哲学、能力、关係、基金规模、处在的阶段,也都不一样。你必须及早把这件事情当做取老婆一样的终身大事去处理,在还没急着要结婚之前,就开始多与创投交往,才能顺利的在适婚年龄时,帮公司找到那些真正能够帮夫的老婆们。就像孟女士说的一样,好创投,将会是你创业路上,最棒的朋友。

Keith Rabois在硅谷已颇有建树。就像今天科技界有影响力的人,Rabois是在PayPal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然后成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投了YouTube、Yelp、LinkedIn。现在,他又在帮一家快速成长的创业公司在做运营,就是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他是其COO。从他2010年加入以来,Square从几十个人团队成长为有250位雇员的公司,据说已估值10亿美金。现在有超过100万用户在使用Square的服务,它今年有可能完成40亿美金的支付量。而这一切,是用极少的广告推广、零直销完成的。不过Square的野心不止于支付。这家公司想解决小企业主面临的各种问题。最近,在Square的超现代办公室里采访了Keith Rabois,以下是一些要点。“Square的使命是重造柜台两头的商业。我们发现小企业面临很多竞争力偏弱等棘手问题,我们试图给他们提供解决方案。这当然不会一夜之间发生。”“硅谷泡沫带来的邪事是,天才散落在太多家公司了,所以公司的成功概率自然会少些。如果每个人都去创业,你不能在一个地方去聚拢人才,而这是成就一家卓越公司必须的,昨天的PayPal和苹果是这样,今天的Yammer或Square也是这样。”“我们的使命在于帮助本地企业繁荣兴旺,他们发展了,他们可以雇更多的人,他们可以帮助美国经济。这不是一个社会游戏。这是非常好的商业。这对本土商业从业者来说是非常有创造性的体验与经历。”“当我第一次说这事儿时,还显得有点激进。现在已很显了,我也说烦了。我不知道硅谷还有什么聪明人不会同意我这观点。这事对未来的社会会越来越重要:一个网站是以www形式存在还是以这种形式存在?”(他掏出他的iPhone)“如果每个美国人都24小时带着一台全功能的电脑,可以获取各种信息,那么内容形式和应用形式的根本转变将异常重要。乔布斯就说过,在iPhone上,人们不会去看Google,他们去看Yelp。所以搜索会是 上面最后一个常去之地,而不是常去的首选。在互联网上,在Facebook之前,搜索可差不多是人们的首选。”“每个成年的美国人都知道怎么用信用卡。你要让消费者又是照相又是摇来晃去什么的,他真的宁肯掏出信用卡来一刷就得。前者太复杂了,因为手机需要用密码来锁,而NFC应用可能还需要另一个单独的密码。

又到晚报时间,来回顾下今天的重点资讯。天气转寒,空气中也多了几丝肃杀的气息。今天的的第一则消息,与逝者有关。浙商领军人物鲁冠球去世,享年72岁据新浪科技报道,多位人士证实,第一代浙商大佬鲁冠球今天上午去世,享年72岁。鲁冠球出生于1945年,是浙江萧山首富,现任万向集团董事长。在《2015年胡润百富榜》中,鲁冠球及其家族以650亿元的财富时隔九年重回前十,位列第十。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鲁冠球家族以491亿元财富,位列第37位。而早在1991年,鲁冠球就登上了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成为继邓小平之后第二个登上该杂志封面的中国人。鲁冠球与马云、宗庆后一起,并称浙商三大领军人物。欲了解更多这位商界大佬的生平,请戳虎嗅文章接下来关注一下马云:马云被授予世界上首个科技创业名誉博士学位今天上午,菲律宾顶尖学府德拉萨大学(De La Salle University)将建校106年以来的首个科技创业 (Technopreneurship)名誉博士学位授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校方在介绍授予理由时称,马云是科技创业的坚定倡导者,他将互联网应用和创业结合在一起,帮助了无数年轻人实现梦想。德拉萨大学理事会主席Edgar Chua、校长Robert Roleda等人为马云授予科技创业名誉博士学位,并为他拨穗。嗯,以后 Jack Ma 要变成 Dr Ma 了。看完人物我们再来看企业,今天最吸引大家关注的公司,可能是麦当劳。麦当劳更名为“金拱门”今年7月底,麦当劳宣布,与中信股份、中信资本以及凯雷投资集团的战略合作已经完成交割。这意味着,新成立的麦当劳中国将成为麦当劳未来二十年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主特许经营商。被中信集团收购后的麦当劳中国,随后下线了其个人加盟业务。而今天,关于麦当劳的最新消息是,麦当劳(中国)有限公司已经更名为金拱门(中国)。麦当劳官方的是:而微博在今天公布的第三季度季度财报,也相当引人注目。微博Q3财报公布:净利润1亿美元,同比增215%微博公司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7财年第三季度部分未审计财报。财报显示,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微博第三季度净营收为3.2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0.9%;净利润为1.01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5%。三季度财报公布后,新浪股价应声上涨。一家欢喜一家愁,对于另一家网站大麦来说,今天并不好过:大麦网又崩了,英雄联盟S7总决赛一票难求英雄联盟S7总决赛北京站于今天上午10点在大麦网开票,但到了开票时间,大麦上显示“该场次没有可售座位了”。LOL玩家们纷纷开启了吐槽模式:“开始进不去,进去没有选座,看见座位图选不了,选了不能提交订单付款,反正就是买不到。”更有人怀疑大麦联合黄牛炒高票价。接着就是大麦官方微博发布致歉信息,称因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1/4决赛和半决赛门票同时在大麦网开售,在线抢票用户数量瞬间将近80万,因此才出现了网络拥堵。接下来是几则硬件方面的消息,首先是苹果手机:被用来参加以旧换新,iPhone 8 遭用户嫌弃据科技回收网站Decluttr报道,在该网站推出以旧换新活动中,不少iPhone 8和iPhone 8 Plus也在其中。而iPhone 8和iPhone 8 Plus的比例占到Decluttr回收的全部手机的7%。在发售新机时,苹果及一些第三方商家都会推出以旧换新服务。但人们一般都是用比较老的型号换购新机。而 iPhone 8 在9月13日发布,这也就才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嗯,确实是被用户嫌弃了呢。为提升iPhone X产量,苹果降低了Face ID零部件技术要求据彭博社报道,为了让供应链更快地测试点阵投射器模组(dot projector),加快iPhone X生产,苹果公司为供应商降低了Face ID零部件的精度要求。iPhone X使用的红外点阵投射器由微型砷化镓激光器和玻璃透镜组成,精度很关键。即便微型零部件偏差几微米,还没有一根头发宽,技术可能也无法准确运行。由于无法达到苹果的技术要求,一家激光器供应商彻底退出了苹果供应链,现在苹果激光器的供应商只剩下两家。这样看来,苹果降低精度要求,无疑是在妥协了。#哎,求别翻车#Pixel 2 XL : 息屏就会断Wi-Fi谷歌亲儿子Pixel 手机最近可以说特别不顺了。据Android Police报道,在Pixel 2 XL手机上,Wi-Fi设置中的“睡眠时保持数据连接”这一选项被取消了。这样一来,当用户想在关闭屏幕后再下载点别的东西(音乐,视频等),就不可能了。谷歌目前尚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总之,祝Pixel 2 XL 好运吧。最后,来看两条比较轻松的消息减减压~阿里巴巴的工程师们,已经开始备战双十一了阿里巴巴工程师“实战演习”双十一压力测试已开始。不多说了,看图感受下吧。心疼工程师朋友们……相信你最近两天一定看到了不少这种图片:可这种通过做一个小测验就判定左右脑年龄的游戏,到底准不准?昨天刚过完节日的程序员朋友们给出了答案:在网上流传的一份这个游戏的代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单词“random”。所以这个测年龄的游戏,还是玩一玩就好啦,不必太过当真。

作为一个行业观察者,我很注意一些IT类网站,比如36氪、tech2ipo、爱范儿、极客公园之类的网站。最新冒出来的大概就是一个名为“虎嗅”的网站,是由几个从传统经管类媒体出来的人做的网络媒体。和很多网站一样,虎嗅会为它的注册用户推送信息邮件,也和很多网站一样,这些邮件里包含着几个标题、几段摘要和几条超链接——目的很明显,希望拉着你回到它的网站。通常意义上,这类邮件会被我本能地忽视掉,但有那么一次我注意了一下虎嗅的邮件,发现它推送的几个标题很对我胃口,随后的几次下来,虎嗅的邮件就不再被我标记为“垃圾邮件”了。其实,做一个ICP(内容发布网站)并不是很难。从技术角度讲,几乎是入门级的技术门槛。《商业价值》这本杂志索性拿着一套网上随处可得的开源程序架设了一个网站(其实就是个博客),我经常和人提到它:技术成本大概不过几千的内容网站(考虑到域名费用和服务器托管费用),但由于内容的关系,这个网站恐怕价值十数倍或者数十倍于它的技术成本。虎嗅同样如此。有人认为它不过是一个群博客:有多人参与写作的博客站而已——唔,“而已”这两个字未免太过轻松了。对于内容网站而言,技术选型之类的事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内容。虽然我一贯认为整个传媒产业已经渠道为王,但对于单个媒体而言,依然是内容为王。这个道理就像卖饮料的总是饮料口味很重要,但做超市的,想必会考虑市口之类的问题。内容网站去做什么渠道是相当困难的事,做好自己的内容才是本分。虎嗅出道的时候,被称为“1.0的逆袭”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相对于web2.0而言,它的确更多的侧重于传统媒体式的把关人体系的内容生产。那么,什么是内容?如何运营内容?我一点也不怀疑赫芬顿邮报这个美国新闻博客给国内这些网站所起到的榜样作用,这个网站可谓是名利双收:2011年3月,AOL花了3个多亿美元收购了赫芬顿邮报;2012年4月,该网站则获得了新闻界至高奖普利策奖的国内报道奖。赫芬顿邮报说白了也是一个群博客,但技术上的卑微一点都不妨碍它极高的价值。不过,赫芬顿邮报毕竟是美国的网站,全盘照收是肯定不行的。这家网站侧重于news(新闻)和opin-ion(观点)两个部分,从它的网站陈述里可以看出来:Big news and opinion。在我看来,news和opinion并不相同。概括地讲,新闻是要求“实证”的,而观点则偏重于“推导”。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比喻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和他的哥哥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的区别。在歇洛克自己看来,他的哥哥的推理能力远远比他强,但由于迈克罗夫特只是喜欢坐在椅子上推理而懒得求证,故而并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侦探——但这不妨碍歇洛克从他那里获取灵感。我自己写评论文章很多年,深知自己偏向于迈克罗夫特,而不是歇洛克。道理其实很简单,倒不是我懒,而是实在没有这个资源。中国的具体国情是,网站要报新闻是要获取新闻牌照的,而通常意义上,非巨型网站很难获得这张牌照(传统媒体的网站例外)。在中国,做一个news的网站政策上不太现实,实际操作上也有问题:你哪里来的那么多人工去像记者那样一一求证?更何况,被采访对象如果听说是某某报某某杂志,可能还说两句,听说是一个网站,被采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于是,长久以来,中国IT垂直类的独立内容网站,要么就是喜欢弄点小道消息,如果是长篇大论,基本上都是复制或者翻译过来的(这里有没有版权问题另当别论,但总之就不会是独家了)。垂直类内容网站的历史不短了,但IT类里很难冒出头来和门户的IT频道相抗衡。Donews一度借着web2.0风头很劲了一阵子,但近来也颇有老态龙钟之感。这里的关键是人的因素(Donews的衰落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主事者的离去)。人的因素分为两层。较浅的一层是对文章的鉴别能力。说得难听点,即便都是复制来的,也知道哪个是重点要力推,哪个随便挂一下就行了。这是比较浅层次的编辑活,鉴赏问题。而较高的一层则是对产业的洞察力,懂得写评论,或者邀请对的人写对的评论(其实就是选题)。评论这个东西是可以坐在家里写的,但它考验的其实是论者对下笔的这个公司乃至行业多年的观察思考。我个人倾向于中国这类网站做细分领域的行业评论。如果是公司评论,属于微观层面,靠得太近,需要极细节的证据去辅助,这已经和做新闻报道没什么两样了。如果走到宏观层面,就又有些宏大叙事,不是一两千字能写完的,而文章一长,在网上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很多人心知肚明。以典型公司破题,进行中观层面的细分行业评论,是相当符合本文所提及网站的道路的。这方面,国内的虎嗅和爱范儿(它主要聚焦于移动领域,特别是苹果生态)已经有了些许萌芽,我也不得不说一句的是,假以时日,它们将是杂志类的重要竞争对手。